工作需要劳动,创作有赖于激情。

卡通人物可以没有脉搏,灵感却一定是有体温的。

而在画天,或飞或走、或跑或跳、或飘或游、或虚或实、

或千百年或一瞬间......都一样形迹清晰、一样声色俱全。